[昊翔]咬痕

养狗随主人这句话,从某种角度解释了唐昊养的那只金毛为什么特别喜欢咬东西。

唐昊家的金毛叫唐一叶,孙翔取的名。

“你看,随唐三打姓,当然得跟一叶之秋的名儿。”孙翔一本正经地给他解释,蹲下来用手指捋小狗耳后的绒毛,初到新家的小崽露出怯生生的姿态,贴着孙翔的手掌撒娇。

那会儿他们刚退役不到一个月。养狗是唐昊执念,他在百花在呼啸十几年从少年长成青年又往中年奔,人生愿望清单在心里默默划掉一条又一条,卡在了“养狗”一项上。俱乐部自然是不允许养狗的;他后来搬出来住,有地方养没时间管:这十几年时间他花一大半用在一次又一次追逐冠军的道路上,剩下的则主要用来和孙翔拉扯不清。

退役不到一个月,也就意味着唐三...

[昊翔]你知道你五行缺我吗(16)

>ABO设定,防雷注意

>一个短短的尾声,完结啦yeah[剪刀手

>前面还有第15章大家不要看漏了Σ(゚д゚lll) 

=========

16.

唐昊和孙翔接到关于世邀赛国家队的通知时,他们正窝在孙翔家的沙发里干一件相当文艺的事:挑戒指样式。

双方父母一通气,倒也没追着赶着让他们去登记,大手一挥地说先把婚订了买个戒指套好,也不管他们做职业选手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能戴戒指的日子多不过就那零头。但是父母心意送到跟前,还殷勤地说只管买买买只要不是天价爸妈来给钱。

既然父母都这样发话,唐昊和孙翔也就没说什么,找了一家小有名气的私人定制戒指的店,大致提了要求后店...

[推文/目录整理]旁友你知道昊翔吗(二)

我真是万万没想到推文也有TBC……

(一)走这里:[推文/目录整理]旁友你知道昊翔吗(一)

这一次主要放昊翔tag里新出的一些文和 @唐昊 唐队已完结中短篇HE文(上一次偷懒没整理,只整理HE是我私心因为我是玻璃心[淡定脸)

哦本来还想整理烟太太的文[因为没整理就不艾特了],因为目测今天整理不完,所以下次再说[躺下]

另:第一次整理里面两篇长篇的目录已经补齐,祝食用愉快=v=

再另:链接如果有误,欢迎评论or私信指出

==== @唐昊 文集区====

《可爱不可爱》

《Summer Love》

《四季歌》(《Summer Love》续)...

[昊翔]归路

>昊哥生贺,男神天天都帅炸=3=

>退役回家见爹娘

>所有K市话都是我私设,欢迎捉虫[躺下

=========

1.

酒是过年时唐昊远房二叔拿来的,自家的谷子自家的坛子,在自家的酒窖里囤了三年,粗糙笨拙的土色酒坛,入手就是沉甸甸的乡土气息,醺人得很。

唐爸指使着儿子去拆封泥,被唐妈拦下来,用K市的方言砸着舌头带着黏腻的甜意责备他:“儿子难得回来一趟,你就使唤人,自己去,莫喊我儿子。”

转过身放低了嗓音,笑容是刻意堆起来的,显得拘谨而别扭:“小孙,你跟到昊昊去拿杯子来。”

孙翔点点头,说好。他听不惯K市的方言,总是一知半解的猜测着说话人的意思。他原本是不屑于做这...

[韩叶]纪念日

==

中国同性婚姻法通过那年,叶修和韩文清一合计,意思意思去办了个证。

小红本拿回去,按叶修的想法往书柜里一搁就成,韩文清瞪他一眼,收拾到家中的保险柜里,和房产证那些一起摆得规规矩矩。

叶修靠着书房的门乐,说老韩啊,证上你那照片是拿来镇邪的吧。”

又说,老韩啊,记不记得拍照时那姑娘说先生您笑一笑吧这可是喜事哎哟您还是别笑了。

韩文清黑着脸没好气地横了叶修一眼,后者就趿拉着拖鞋过来,黏糊糊地往韩文清肩上一趴,感慨万千的样子:“仔细想想,合着我们之前是非法同居。”

韩文清手一抖就给叶修掀下去了。

 

其实吧,合法不合法也就那么回事,稀里糊涂的这么多年了两人到底是把日子安安...

[昊翔]食色性也

超短的一发,大概是因为半夜饿了

========

天刚擦黑的时候,孙翔一身湿漉漉地钻进呼啸俱乐部门口的保安室里。

他的手机震了震,跳出一条短信来,是轮回好副队江波涛发来的,内容挺简单,就是告诉他,他前两天网上买的雨伞寄到了,江波涛帮他拿回来放到了他房间里。

孙翔接过保安大叔好意递来的面巾纸擦脸的时候,有些郁卒地抿起了嘴唇,手指慢吞吞地摸索着打字:“知道了,谢谢副队。”

短信刚发出去不久,唐昊撑一把黑色的伞在外面敲了敲门,示意孙翔出来。等孙翔出来后,唐昊的视线在他湿透的头发T恤和裤子上打量了一圈,脸色就变得比他手中那把伞还要黑。

“你他妈是不是傻逼。”唐昊的嘴唇动了动,面无表情。...

[韩叶]因为花开过(一)

写到一半就想放弃的脑洞……

============

1.

叶修在睁开眼之前,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个人握住了,对方的指腹上有一层薄茧,粗粝的触感让这个动作显得用力而认真。

“醒了吗,叶修?”在手被握住的同时,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不算陌生,却无法和记忆里任何一个人对应起来。是谁?叶修暗忖。

对这个男人身份的好奇使叶修睁开眼后,视线仅仅在天花板上停留了片刻,就循着声音看向了床边,落入眼里的男人三十岁的样子,五官冷峻,面色不善,很有些黑道中人的感觉,但他眉宇间的关心和担忧淡化了这种感觉,而且显得柔和亲近起来。

可是叶修并不认识他。

“你是谁?沐秋和沐橙呢?”叶修沉默地和男人对视了片刻,忍着嗓子的干痛,语...

[韩叶]偏从此夜惜年华

给 @君荼 的除夕贺文,和《丹青误》在一个世界里

一系列私设还是有BUG没逻辑

========

1.

韩文清面前的纸卷铺开已有小半个时辰了,他的手指仍只是虚按在笔杆上,姑且是举笔的念头都还不曾生起。

这与他的性子并不十分相符。

左不过是他的徒弟宋奇英受了几个师叔的怂恿,找自己这个师傅来讨一句新春的字画,怎么就在这书房里枯坐了这么久。

韩文清的思绪一起头就被屋外吵吵闹闹叽叽喳喳的人声给打断了,说话的是霸图底下的小厮老妈子,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地往后厨的方向走了,只有断断续续几句话飘进韩文清的耳里。

“……我记得蓝雨的副阁主上回来,对白叔那一道云腿蒸豆腐赞不绝口...

[昊翔]密码

刷微博看到一条:

“你生日几号?”

“为什么告诉你?”

“我密码忘了”


 脑洞自动带入昊翔,果断摸鱼,感谢小周友情出演虽然台词只有一句

========

 唐昊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周泽楷”,觉得自己被十万个问号砸中了脑袋。

而等他接通了电话,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活力十足的声音时,十万个问号变成了十万头草泥马。

至于十万头草泥马变成了十万个唐三打狂扁一叶之秋则是他听清楚孙翔说的那句话后的事儿了。

“唐日天你生日是几号?”孙翔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你问这个干嘛?”我操,连老子生日都不知道,这是男朋友该干的事吗?唐昊磨牙,“而且你干嘛拿周泽楷的...

因为《风里歌》的确有借青山太太的《让专业的来》的一些细节和剧情走向,有意或无意都是一种冒犯,所以我把已经发的几章都删了,然后正式地给青山太太道个歉,对不起 @青山为雪 也谢谢太太愿意不和我深究。

[韩叶/全员]关于我被宠坏的恋人(上)

起因是想写对叶修各种纵容的韩队[掩面]

大概就是打着跟踪其他情侣约会的幌子约会的韩叶夫夫

所以主韩叶,刷全员

已经写了#邱乔 #林方 先放上来,等我继续码别的

另外求可以被跟踪的约会地点

=========

1.-游乐园-邱乔-

韩文清最近在反省自己是不是把叶修宠坏了,才会纵容他拉着自己跟踪别人的约会。

这么想的韩文清还是黑着脸把手里的甜筒递给了叶修,而后者的视线越过韩文清的肩膀落在远处的摩天轮上:“哎哟,小邱小乔进摩天轮了,年轻人就是浪漫。”

韩文清在叶修旁边坐下来,顺着叶修的视线看过去,刚好看到乔一帆被邱非拉了一把,进了摩天轮的车厢里。

“要去吗?”...

[韩叶]元旦贺文

私设退役/同居

=======

快到家的时候叶修醒了,挣扎着从韩文清的背上滑了下来,抓着韩文清的胳膊跌跌撞撞地走着,眼睛半睁半闭的,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今天是12月的最后一天,霸图关系相熟的职业选手们一起吃了顿火锅,韩文清已经退役,于是以教练的身份到场,拖家带口地拎上了叶修。

席上气氛很好,到底是要迎接新的一年,连一向作风严谨的张新杰也破例地喝了杯啤酒,受了气氛的影响,叶修也端起杯子来要跟着喝,被韩文清拧了一把手臂,那杯就只下去了一小半,却也立刻就熏得叶修眼角微红。

到了饭局终了,选手们三三两两散去,搭了车回俱乐部,韩文清和叶修则上了自家的车,开车的人不多说,自然是全程没有沾过酒的...

© 愚人草 | Powered by LOFTER